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快捷登录

EVh5S3K58Xrr158h.jpg
封面新闻记者 宋潇
11月20日,封面新闻记者从“云南大理灭门案”当事人张满处获悉,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已对张满涉嫌故意杀人罪一案,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再审检察建议,建议重新审理。
时间倒回到30年前。1989年12月14日,云南省大理州大理市七里桥乡下兑村发生一起命案,被害人为该村村民王学科及其妻子、儿子、女儿,共四人。时任下兑村党支书的张满,时隔五年后被认定是嫌疑人,带到大理市公安局刑侦队进行询问。
1996年8月29日,张满被正式逮捕。2018年,张满服刑期满,出狱后不断申诉,声称自己是冤枉,当年作出有罪供述,是遭遇了刑讯逼供。
村里发生命案
村支书时隔5年后被认定是“凶手”
云南省大理州下兑村,距离大理古城,约20分钟车程。
1989年12月14日晚,下兑村村民王学科家中发生命案。王先科头部受锐器砍伤,造成广泛性开放性颅脑损伤死亡,尸体被抛入井中;其妻赵丽英系头部受锐器砍伤,造成颅脑损伤,加之切颈,死于二楼卧室地面;王学科之子王高能(7岁)、女儿王高田(4岁)被砍杀于床,均系切颈死亡。案发现场遗留有血掌纹、足迹、锄头把等物证。
12月16日,王先科之母张凤兰首先发现命案。时任下兑村党支书的张满得到消息后带村民赶到,保护现场并向警方报案。
当天,大理市公安局刑侦队,对早先进入现场的张满等人的指纹和掌纹进行检验,并一一排除了嫌疑,不久,又安排了足迹专家进行足迹鉴定。此后五年,警方迟迟没有发现嫌疑人。
jTDtWT11cD1tmluh.jpg
就在5年后的一天,也就是1994年12月20日,张满突然被带到大理市公安局刑侦队进行询问,其妻子张玉吉、儿子张银峰也于同日被警方控制。8天之后,张满首次作出有罪供述,随即被收容审查,其妻、子被释放。
12月29日,刑侦队带着张满回到村里指认现场。但此时张满开始翻供,坚称前一日的口供源于刑讯所迫。此后数月,张满被多次取血检验,但1995年6月后,长期无人提审。
1996年8月29日,张满被正式逮捕。1997年,大理白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,“张满犯故意杀人罪,判处无期徒刑”。在判决书中载明,“张满杀人手段特别残忍,情节特别严重,社会危害极大,本应依法严惩,鉴于本案的实际情况,应酌情考虑从轻处罚。”
对于一审判决,张满与原告王学科的父亲王世明都提出上诉。张满上诉理由为自己遭遇刑讯逼供,是冤枉的,而王学科的父亲上述理由为对民事赔偿的数额不满意。
1999年,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原判。
gFn59D3Cg459D59C.jpg
年轻时候的张满
一路申诉:
云南省检建议法院再审
11月20日,记者与张满取得联系,他提供的一份由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出具的刑事申诉复查通知书显示,检察院认为,原生效裁判认定张满故意杀人的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,张满的申诉理由部分成立,该院予以支持,并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再审检察建议,建议重新审理。
vjsz4Z1o114oG1Yj.jpg
在该刑事申诉复查通知书中载明,大理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审理认定,张满与同村村民王世明(王学科的父亲)有积怨,从而杀害其长子王学科进行报复,并将王学科之妻赵丽英、其子王高能、其女王高田杀死后逃离现场。
Ktq8l0cv7Cw8ebcv.jpg
kf1k8yKvaw8AlHJa.jpg
大理州中级人民法院在1997年认定,张满犯故意杀人罪,判处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赔偿王世明经济损失6000元。
记者注意到,就在宣判后,大理州人民检察院以原审判决程序违法,对张满量刑畸轻,罪行不相适应为由,提出抗诉;而张满也以其没有杀人,所作有罪供述是刑讯逼供形成为由,提出上诉。1999年9月14日,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、抗诉,维持原判。
此后,张满仍不服判决,继续提出申诉,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2年10月21日再次驳回申诉。
2005年后,张满刑期减为有期徒刑19年,其后又经过三次减刑,于2018年3月19日刑满释放。出狱后,他不断申诉,以“没有杀人,刑讯逼供”为由提出上诉。
2019年11月13日,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对张满涉嫌故意杀人罪一案,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再审检察建议,建议重新审理。
11月20日,张满告诉封面新闻,如今自己虽然已经70多岁,但只要自己活着,就会一直申诉下去。
分享至 : QQ空间
收藏

0 个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